当前位置:首页 组工文化 自身建设

我的地摊记忆

 文章来源: 市委组织部《组工学苑》 作者: 时间: 2020-11-27 16:30:51 

汤亿芝

前几天,妻子跟朋友热议摆地摊,说想去热闹的地摊上逛一逛。说起摆地摊,我的思绪一下子拉回20年前,相比现在闲话地摊的轻松,20前年父母摆摊则略显心酸,常让我忆苦思甜。那时刚上小学,姐姐也才三四年级,因为家庭困难,常常面临无钱交学费的窘境。每次看到其他小伙伴早早去学校交完学费领回新书,心里痒痒的,但一想到自己家的情况,也只能干着急。虽然每次为凑齐学费费尽心思,但父母从未萌生过让我俩辍学的想法,更没有因此放松对学习的要求。因为他们明白,改变家庭状况,只能靠勤劳和读书。

好在穷则思变。老家坐落在浏阳金刚一座久负盛名的寺庙(南岳圣帝庙)山脚下,相传一高僧见家乡人民舟车劳顿费钱费粮到南岳衡山祈福礼敬,便发了让乡亲们减轻负担、就地祈福的宏愿,从南岳衡山请来仙尊,依山筑庙,就地弘法。从此朝拜者络绎不绝,在萍浏醴一带声名日盛。随着香客到来,庙会渐渐兴盛,其中以农历八月初一圣君寿诞为最盛。佛号不息、游人如织,庙会中常见父母摆摊身影。而摆摊所得多数成了我俩学费,支撑我们从小学升入初中。

当时庙会货品无非香烛、小吃和玩具,我父母则专营玩具。那时物流不便,进货都需亲自前往。所售玩具货源地主要有两个,浏阳城区浏河大市场和南岳衡山山脚下的玩具批发城。浏河大市场虽然近但价格贵,所以大家宁愿舍近求远。那时有人组织大巴前往南岳,乘客中有虔诚的香客,也有众多像我母亲这样的地摊主。不同于虔诚的香客,母亲更多想的是如何进一批好货,变卖后好给我和姐姐做学费。母亲到达南岳后,简单吃个斋饭,便约上同车朋友连夜步行上祝融峰,朝拜后剩下的一天半时间几乎全部用来挑选性价比高、市场热销的玩具。每次出发前,奶奶都会在家焚香祈祷,祈愿路途平安、家宅平安、六畜兴旺。那时不懂奶奶为什么每次祈祷都说六畜兴旺,后来才懂得,于农村人而言,牲口既是耕地看家的得力助手,也是增加收入的重要来源。

南岳之行将近10年,有次跟母亲一同去进货。那时候人小,也为了省路费,母亲拿个蛇皮袋子放在车厢过道,让我可坐可卧。路程虽然颠簸,但想着可以见到姐姐平日口中威武神气的祝融火神,心里就激动得不行,三四个小时的车程仿佛就像打个盹。庙会一般持续十天,庙会期间没有卖完的玩具,会被父母拿到大瑶镇百姓广场摆夜摊。之所以选择这里,主要是看中广场新开夜市热闹,更重要的是二舅置业于此,可以蹭水电,还可以存放货品。在百姓广场既卖玩具,又卖冰棒、凉粉,每次没卖完的凉粉,几乎都进了我的肚子,以至于现在都不怎么买凉粉吃,并非不喜欢,而是以前吃太多。就像父母辈小时候吃多了红薯,现在对红薯不感冒一样。

那时候跟着父母摆地摊,刚开始有点自卑,怕看到熟人,特别怕看到女同学,但有赚学费的压力在,不久这些情绪也就被抛诸脑后,学着父母大声叫卖了。父母常说,赚的辛苦钱,睡觉都踏实。只要人努力,天都会帮忙。父母靠着勤劳的双手,艰辛操持着这个家,从保生活到供读书,从摆地摊到个体户,无不体现着自强不息、勤劳致富的朴实理念,而这也一直深深地影响着我和姐姐。

(作者单位:市绩效办市直处)

Copyright 2019 www.xfc.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中共长沙市委组织部 承办:湖南红网 ICP号:湘ICP备050053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