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组工文化 自身建设

铃子·乡愁

 文章来源: 市委组织部《组工学苑》 作者: 时间: 2020-11-27 16:34:47 

景永斌

饭后,我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享受着难得的清闲时光,突然,手机微信中视频电话的声音响起,看头像,是一株枝丫横陈的百年老椿树,枝头挂满雪花,在严冬中傲然挺立,显得宛若一幅迷人的油画,看微信的名字,叫“秋收冬藏”,这人似乎在哪里见过,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等到接通视频,才发现,原来是二爸家堂哥的儿子铃子,才想起,原来那个微信头像上参天的老椿树,就长在他们家门前。我是看着这棵老椿树长大的,难怪这么眼熟。

铃子比我小五岁,虽然只有五岁之差,但我却比他大一个辈分;虽然只有五岁之差,但因为两家人屋前屋后紧挨着,所以,我们俩是从小的玩伴。等到他长的稍大一点,几乎成了我的小跟班。每当假期,一旦有时间,我们就聚在一起或下棋于堂屋之中,杀得难分难解;或游走于乡间田野,领略西北高原的粗狂风光;或高谈阔论,争论于历史演义之间。

记得最常争论的问题,就是隋唐英雄传中,各位英雄的排名,罗成到底排名第几,秦琼是不是比尉迟敬德厉害,裴元庆和李元霸的锤谁重?那时候,都是正在上学的少年儿郎,谈起历史来,往往有指点江山,意气风发的朝气,似乎自己就是身处在那个离乱纷争的年代,仿佛自己就能穿越进历史的长河,成为其中的英雄之一,驰骋疆场,手刃仇敌。对于历史名人的崇拜常常到了身陷之中而不能自拔的地步。

铃子写得一手好钢笔字,也写得一手好毛笔字,每逢过年贴春联时,我就将家中的对联拿到他那里书写,那时,大概他在上初中,虽然人不是很大,但已经颇有大家风范,只见他将对联铺平了,往桌上一放,随机悬腕挥毫,一撮而就,颇有几分气定神闲的感觉。铃子的语文功底很深,对于《滕王阁序》《岳阳楼记》等优美古文,最喜欢背诵,时不时来上几段,引来我等众人刮目相看。

等到我大学毕业,投笔从戎,投身行伍之中,就很少见到铃子了。在部队,每每过年都要值班,而铃子后来也上了远在重庆的大学,只是知道铃子大学毕业后到了东北打拼。借着一次到北京出差的机会,与铃子匆匆见了一面,那时,铃子刚刚辞掉东北的工作,前往北京打拼。铃子到北京高铁站接的我,他身穿一件黑色的羽绒服,腿上是一条灰蓝的牛仔裤,脚蹬一双白色的运动鞋,显得非常干练,容貌似乎变化不大,但眉宇间多了几分沉稳和淡定。

见到我,他显得非常热情,请我吃了最为著名的北京烤鸭,可能是生活的磨砺让他话少了许多,但当谈起当年小时候的往事,他的脸上立马荡漾开灿烂的笑容。晚上在他的租住房中同榻而眠,彻夜长谈,从小时候的往事,谈到现在的境况,聊人生,谈理想,似乎又回到了小时候那个意气风发的年代。第二天一早,他六点就起床坐地铁上班去了。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铃子回家乡发展后,我们也是很少见面,都在为着各自的理想和生活打拼。如今的铃子已经结婚生子,小孩也已经三岁了,生活不再像当年那样东奔西走,步入了稳定的中年期,可能是受疫情宅家的影响,视频中的铃子显然胖了不少,但更多了许多的成熟与稳重。虽然与铃子又多年未见了,但在视频中说起往事,依旧相谈甚欢,这或许就是诗人余光中笔下的乡愁吧!人不管走多远,总还是忘不了生之养之的父母、小时候如铃子般的玩伴和发小。一如那一株二爸屋前的老椿树,不管你离开多久,一旦看见那一株老椿树,你还是会一如既往地感到亲切,因为那里是你永生难忘的根。

(作者单位:市委老干部局)

Copyright 2019 www.xfc.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中共长沙市委组织部 承办:湖南红网 ICP号:湘ICP备050053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