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组工文化 自身建设

要见天孙织锦成 ——读《掬水月在手——镜中的叶嘉莹》

 文章来源: 市委组织部《组工学苑》 作者:杨志强 时间: 2021-06-09 18:39:14 

杨志强

《掬水月在手》是叶嘉莹先生传记电影的同名图书,书中所收文字,除了叶先生夫子自道之外,皆是诗家学者谈叶先生。北岛、白先勇、席慕蓉等大手笔,一律谦卑地以弟子自居,用温情的笔调来描述自己心中的叶嘉莹。

千川印月 似月停空

1924年,叶嘉莹出生在北京西城区察院胡同23号一个书香世家,1948年冬,叶嘉莹随丈夫来到了台湾,后又辗转于加拿大、美国,1979年开始回国讲学,1996年在南开大学创办中华古典文化研究所,2021年2月被评为“感动中国2020年度人物”。

叶嘉莹从50年代起,就先后在台湾大学、谈江大学、哈佛大学、密歇根州立大学、加拿大哥伦比亚大学任教。1979年起,回南开大学开始执教。40年来,她应邀到国内几十所大学巡回讲学,举行古典诗词专题讲演数百场。叶嘉莹先生培养了大批中国古典文学研究人才,她的许多学生目前已是中国、加拿大、美国多所大学的知名教授和学术带头人。

叶嘉莹在台大的讲台上讲诗词,窗户边上、教室门口都挤满了人,读大二的白先勇宁愿逃课也要去听,后来,耄耋之年的白先勇说:“叶先生是引导我进入中国古典诗词殿堂的人。”远东电影院里,痖弦第一次见到一袭旗袍的叶嘉莹,顿觉意暖而神寒,像是从古书上走下来的,痖弦说:正是因为叶嘉莹的努力,原本互不买账的新旧诗人开始在一个桌子上吃粽子了。施吉瑞(Jerry D·Schmidt)是叶嘉莹在加拿大UBC带的第一个博士生,他比叶嘉莹高出一个头,在听课的时候觉得她整个人非常挺拔,他说,从各个方面来说,叶老师都可以代表古典中国。

千江有水千江月。海峡两岸,海内海外,水与月这两样代表古典文心的意象,就这样穿越尘埃,明明朗朗皎皎洁洁地停在天幕里,一举首,一低头,千川印月,辉映万千。

易安灯火 静安绝学

《感动中国》2020年度人物组委会在给予叶嘉莹的颁奖辞中写道:“转蓬万里,情牵华夏,续易安灯火,得唐宋薪传,继静安绝学,贯中西文脉。”易安者,李清照也,号易安居士;静安者,王国维也,字静安:易安灯火,自是诗词创作,静安绝学,自是诗词阐发,叶嘉莹先生就是这样一位诗词的燃灯者、擎灯者、传灯者。

叶嘉莹1941年考入辅仁大学中文系,师从顾随先生学习诗词,此后的70年间,都是在教授诗词、吟诵诗词、阐发诗词、创作诗词间度过。而其背景,是以白话文为绝对主流的新文化运动。白话文运动的兴起,极大地打开了中国文化的大门,同时也给延绵三千年的古典文学造成了巨大断裂,这鸿沟至今未愈,且尚未见到可能愈合的迹象。在这种背景之下从事古典诗词事业,无异于沙漠中浇灌幼苗。滋养沁润古典诗词的土壤稀薄如斯,化其人者已然石化,若非有着性命相托的极大信念,又岂能凭一己之力将古典诗词传承至今?

做学生的时候,叶嘉莹把老师讲的详详细细一一记下,战火纷飞胼手胝足的年代都一直随身携带,辗转大江大河也不曾遗失,若干年后回到家园,交由顾随先生的女儿顾之京出版,也就是我们今天能够看到的8册《顾随中国古典诗文讲录》,随意翻看,淳淳儒者顾随先生就如在目前,可见学生叶嘉莹记笔记的认真。如今,叶嘉莹著作等身,几乎涵盖了从诗经以来的所有名篇大家,研究方法合璧中西,而又本正源清,自有汉魂唐魄蕴蓄其中。

“好将一点红炉雪,散作人家照夜灯。”叶嘉莹说,中国传统文化里边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如果不能传给下一代,在下对不起年轻人,在上对不起师长和那些伟大的诗人。白先勇说,自己见证了叶嘉莹以一己之身诠释了儒家的“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在她的传承下,灯火一线,似乎正在变得愈发明亮。

如此忧伤 如此愉悦

叶嘉莹出于叶赫水畔的土默特部,是入旗的蒙古人,曾祖曾经官至二品,祖父中过进士,伯父是京城名医,家风家学,于诗词一道自有渊源。如果岁月不变,也许命运就会始终青睐这样一位有着极高天赋的柔弱女子,然而上天另有安排,让她遍尝人情冷暖,先是深爱的母亲离世,后是丈夫因“白色恐怖”无端入狱,再后来是女儿女婿车祸离开,丈夫虽读北美之后由于工作不顺而时有迁怒:日寇侵华,国家不幸,内战流离,时代不宁,独扛家责,婚姻不美,个人在时代大潮中渺如蝼蚁。

这一切苦难并未摧毁叶嘉莹,她对诗词的阐发反而如长江大河般绵绵漫漫,在看似柔弱的文辞中蕴含着冲决高山峡谷的力量,一如她对词的全新阐释:弱德之美;一如她对诗的透彻理解:感发之力。人生实苦,报之以歌;历尽沧桑,也要织锦,老人的银发上闪烁着温润如玉的光泽。

1978年暮春,已经在北美建立了崇高声誉的叶嘉莹在报纸上看到祖国大陆需要教师,便即刻给国家教委写了一封申请信,希望回国教书,不要任何报酬。就这样,叶嘉莹跨越太平洋,倒贴旅费,分文不取地回来当老师,一直坚持了20多年。叶嘉莹一生简朴,却在2018-2019年分两次将稿费和讲学所得向南开大学捐赠3568万元!

“遗音沧海如能会,便是千秋共此时。”听过叶嘉莹的吟诵,始知诗词之音,不是铿锵澎湃字正腔圆,而是兴味悠长不绝如缕。拨动心弦的,是古典诗词的伤痕累累奄奄一息,如此忧伤,也是古典诗词的字字玑珠行行瑾瑜,如此愉悦。

(作者单位:市委巡察组)

Copyright 2019 www.xfc.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中共长沙市委组织部 承办:湖南红网 ICP号:湘ICP备050053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