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组工文化 自身建设

泡桐花开

 文章来源: 市委组织部《组工学苑》 作者:蔡 英 时间: 2021-06-09 18:59:07 

蔡 英

似乎一夜之间,春天就排山倒海地来临了。一树一树的泡桐花开了,从窗口望去,开得十分张扬十分热闹。泡桐树很常见,在山里田边河畔生长着,城里也多,往往好奇地把枝头伸到三四层楼高,要与人交心的样子。泡桐树干粗壮,树枝弯曲,开花时如撑开了一把白色或紫色的大伞,衬着蓝天白云,很有画面感。一簇簇泡桐花,像一串串用串起的铃铛,摇响春天的婉约诗词;也像一只只可爱的喇叭,吹响春日的欢歌笑语。

泡桐花长相普通,不太起眼。在百花家族中,既没有牡丹的雍容华贵,兰花的优雅从容,也没有蔷薇的姹紫嫣红,梅花的暗香浮动,泡桐花属于平民女子,普普通通,朴朴实实,花前月下者不会依恋她,风流倜傥都不会爱慕她。漫步唐诗宋词里,有吟咏牡丹、菊花、荷花等花的,就连草儿也有诗人喜欢,就是泡桐花几乎无人问津。诗词里的“桐”多是梧桐,“桐花”则是油桐花。

南方气候温暖湿润,植被繁盛,佳木甚多。泡桐因材质疏松,在众多优良树种中毫不引人注目,没有人特意栽种,甚至沦为野生植物。在北方,泡桐却大受欢迎,因为它耐旱性强生长快,三年成林,五年成材。当年,焦裕禄带头在兰考种了一千多平方公里的泡桐树,改变了地貌和生态,也让兰考成为中西部地区最大的民族乐器生产基地。听说每年春天,那里的泡桐花开了,紫莹莹的绵延不绝,成为人们赏春的佳处。去年四月,我在北方学习时,看到一树树泡桐开着紫白的花,围绕在村前屋后,整个村庄一片花团锦簇。那种花开时的壮观,如霞如云,花落时的浪漫,如锦如缎,让人久久震撼。

这个特殊的春天,因疫情原故,只好打开电脑“云赏花”,在网上浏览虽然心旷神怡,终没有身临其境来得痛快。花朵摇曳,花香扑鼻还是得亲身感受,那么在家门口看泡桐花也是不错的。

当年,我家楼下泡桐树仅一米多高,短短数年就窜到五层楼高了。稠密的绿叶不仅将火辣的日光遮挡在窗外,也将我家窗户里的视线屏蔽在绿色之中。每每看书累了,走到窗前,看看这绿茵茵的树,就觉得清爽。最美的是春天,泡桐花枝灼灼,紫色的花球甚至透过窗户伸进屋里,簇拥在一起的花儿咕嘟着小喇叭,弥漫着浅浅的香气。夏天,树上结满椭圆形的果实。孩子喜欢把果实掰开,放在水里,就成了一只只扬帆远行的小船。秋风乍起,泡桐树宽厚肥大的叶片渐渐泛黄飘落,直到风寒霜重,终于落下最后一片枯叶,露出挺拔遒劲的躯干,有些孤寂,也透着风骨。雪后初晴,看窗外残雪压枝,阳光越过泡桐树的枝枝杈杈漫射进来,斑斑驳驳明亮温暖了整栋楼。与泡桐树相处日久,渐渐欢喜上它的率性与淳朴。

昨夜风雨交加,清晨我独自下楼看花。经过春雨的洗礼,泡桐的花朵更加繁茂,绿叶更加清新。在金钟般的花骨朵上,紫色更加明媚,露珠在阳光下如珍珠般圆润晶莹。树下,掉落了一地的紫白花瓣。徘徊在泡桐树下,花香清清淡淡,让人的心无端变得柔柔的。这时,远处隐隐传来悠扬的古琴声。泡桐木透音性能好,是制作乐器的理想木材,那曼妙的丝弦之音是泡桐的浅吟低唱么?

我突然间想到,很多人就像这朴实的泡桐花一样,默默地生长开花,只有在关键时刻才体现出它的风骨,就像平时默默无闻的白衣天使,在人类遭遇到疫病的侵袭时挺身而出,勇敢逆行。他们的无私无畏、兢兢业业的奉献精神,不就像这株泡桐树吗?

(作者单位:望城区人大)

Copyright 2019 www.xfc.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中共长沙市委组织部 承办:湖南红网 ICP号:湘ICP备05005306号